首页 > 学校管理 > 教科室 > 春华秋实 > 2011年度校刊 > 第9期(总第170) > 老羊
老羊
加入时间:2011/12/14    点击:

 2009级高三(1)班

  最后的日子终于到了,老孙扒拉完最后一碗饭后,就牵着老羊出去了。一家人都知道老孙会把老羊送到50里外的集市上去,从此再也看不见老羊了,再也听不见那熟悉的咩咩声了。他们都站在门前,看着老孙的身影被夕阳拉得老长,最后消失在前方。老羊呢还以为主人带它出去吃草,悠悠地跟在老孙后面。渐渐的夕阳也落下了,皎洁的月光照在那块贫瘠的土地上,老羊也似乎发觉有些不正常,就朝着老孙咩了两声,老孙没有答理,低着头默默地向前走。

  没走几步,就刮起了寒风,虽说未到深冬,但那风确也冰寒刺骨,老孙停了下来,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老羊除了咩咩几声也不再害怕,接下来便是满天的雪花,纷纷扬扬,下得好不热闹。老孙加紧了步伐,他知道这种天气对这里来说并不陌生。转眼间,白雪覆盖了一切,道路、房屋、树木……老孙并不打算停下来,他知道他只有赶在明天早市之前,将老羊带到集市上,才会卖一个好价钱。雪愈下愈大,丝毫没有停下的痕迹,老孙走得更急了,这肆虐的风雪似乎也打乱了老孙的心绪和步伐,渐渐地老孙走入了一个无边的旷野,“迷路了?”老孙暗思。而这时地上的积雪几近没膝了。老孙此时为先前的判断而后悔,寒冷、饥饿一齐袭入心头,继续前进已不可能,难道只有等,等待死神的降临。老孙与老羊相依相持,在那无边的雪地里挣扎。

  一段时间后,老孙再也没有多少力气了,神志也开始模糊,只有在老羊似有似无的咩咩声中,勉强地支撑着。这时,老孙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好像有个隆起的山丘。出于对生的强烈渴望,老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小丘”跟前。

  小丘出现得真的很诡异,让老孙不禁想到小时候听说的“冰冢”。“妈的”,老孙狠狠地骂了一声,老孙便开始向下费力地挖着,雪水伴着汗水,融化了地上的雪,老孙的手早已麻木了,老羊也颤抖不止,连多余几声的咩咩也不肯叫出来,老孙继续向前挖着,忽然,老羊的眼中出现了久违的光芒,那是希望的喜悦,重生的喜悦。那是一个草堆,不是什么“冰冢”。草堆真的很大,外面虽然冰天雪地,里面却很温暖。老孙和老羊进去之后,就把出口堵住了。老孙把老羊喂饱后,自己也是几近晕厥。黑暗中,老孙摸到老羊那丰盈的乳头,然后直接对着嘴,老孙虽然不太习惯这种挤法,但还是接受了。老孙吃饱了之后,又给老羊喂了几把草,在老羊的咩咩声中,老孙进入了梦乡。草堆外面依旧飘着雪花,家里人已是热炕上的蚂蚁,到处在找老孙和老羊,风雪将他们隔开,却隔不开他们之间浓浓的亲情。草堆里,老孙已梦了一觉,一个好长的梦,老孙梦到自己住在新修的房子里,梦见小儿子刚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媳妇也很孝顺,经常帮着婆婆做些大大小小的家务,梦见小孙女也健健康康地成长着,老羊还在他们身边,没有离去,一家人幸福无比,欢乐融融。

  点评:这是一个故事性较强的小说。情节波澜起伏,尤其是对老孙心理的刻画,细致入微,逼真形象。小说字里行间流露出这个生活在底层的老农民的淡淡忧愁和淡淡的希望。

指导教师:朱冬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时间在流逝
下一篇:快餐店
巢湖市第二中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 皖ICP备05017521    
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分辩率1024*768浏览本站  技术支持:巢星网络

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