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友频道 > 校友作品 > 梦想与现实———我的回忆
梦想与现实———我的回忆
加入时间:2016/12/14    点击:

 

程绍棠

  人有梦想是一样的,能否成现实却各不一样。

  初中时,我有一个梦想:有朝一日能登上演出的舞台,走进艺术的殿堂。这一梦想似乎不着边际,虚无缥缈,但差一点就成为现实。

  记得那是一九五九年第一学期开学不久,我在巢县初中上初三,省艺术学校来人到我们巢初选人,据说是选管弦班的学生,学习管弦乐器,为即将成立的省芭蕾舞剧院培养人才。不少同学都去面试,学校变得沸沸扬扬,热闹非常。

  音乐老师叫我去试一下,我就去了。面试室在学校音乐室,那里摆放着一架老式手风琴,用脚踩才能按响的那一种。老师态度和蔼,叫我把手伸给他看,张开嘴给他看,也不知他看什么。然后,他用手掌不规则地间断拍了约十次停下来,要我像他一样有节奏地拍手,我照做了,接着他又改变节奏叫我依照他的节奏拍。我以前过春节玩灯,打过锣敲过鼓,有节奏感,想必两次是拍对了,就没有再拍。接下来,他在风琴上按一个音键,告诉我这是“2”,再隔几个键问这是什么音,如此两三下,我都一一回答了。看来也是回答对了,因为那时我已自学拉二胡、吹笛子,二胡能拉2个调(1-5弦和5-2弦),听音应该也没问题。老师叫我回去了。没想到,过了两天,我被通知录取了,与我同时录取的还有初二年级的同学孙章华。我很高兴,梦想与现实的距离被大大缩短了。

  我与孙章华等一同随老师来到省艺校,新的生活开始了。

  学校有一排练琴房,每个房间摆着一架钢琴,我们进去敲敲这个键,按按那个键,钢琴便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比我们学习的风琴声好听多了。我们来到学校的礼堂,舞台上戏剧班的男男女女同学在那练功,看着他们一遍又一遍在老师的指导下,翻筋斗、劈腿,个个汗流满面,心想学习艺术也是非常艰辛……,来到练功房,房间四面墙上都装着镜子,舞蹈班的学生在那里弯腰劈腿。

  上课了,记得第一课是上音乐欣赏课,老师要我们听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贺绿汀所作的交响曲《晚会》,那优美的旋律现在还记忆犹新。接着老师给我们讲解曲子的每节、每段含义。那是我一生都忘不了的第一课。

  分配乐器了,我被分配学黑管,原因是我嘴唇薄,牙齿齐。孙章华被分配拉提琴,因为他手大,指甲短,指尖肉厚,揉弦好听。

  更令人难忘的是,艺校提供伙食等助学金,那是三年困难时期,学生的定量高,吃饭不要钱,那是何等的待遇啊!

  可是,好景不长,梦呓即逝,一个月后的一天,班主任老师把我们叫去,告诉我一个消息(也就是通知吧),说巢县是合肥直管县(当时肥东、肥西、巢县统属于合肥市),市里通知初三应届毕业生不能招进来,当时全国都在抓教学质量,合肥也不例外,艺校几经交涉无果,只得要我回学校上课,我万般无奈,只得带着破灭的梦想,返回二中,继续我的学业。我对数理化有兴趣,成绩又还可以,在老师们的精心培育下,一九六三年高中毕业考入安徽工学院机械制造专业本科学习。艺术的殿堂远我而去,现实是与钢铁机器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学友孙章华毕业后分配到省文工团,圆了他的艺术梦。

  人生是舞台,是戏剧性的,我的梦想不能成现实,但是做梦都不去想,不敢想的却变成了现实。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到巢湖视察,来到巢湖水泥厂,那时我已当了七年的副厂长。由于我们班子团结拼搏,带领全厂职工努力奋战几春秋,彻底改变了厂里面貌,使厂子旧貌变新颜,被评为全国建材行业红旗单位。江总书记接见了我们班子的全体成员,还握手留影。更巧的是,我与江总书记的握手照,新华社拍得好,唯独这一张送给厂里,我有幸保留一张。这也是对我梦想不成真这一缺憾的最大补偿,人生足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记忆中的母校———巢县二中
下一篇:怀念母校二中
巢湖市第二中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 皖ICP备05017521    
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分辩率1024*768浏览本站  技术支持:巢星网络

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