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友频道 > 校友作品 > 记忆中的母校———巢县二中
记忆中的母校———巢县二中
加入时间:2017/2/15    点击:

 

黄书灼

  我是二中的学生。1962年,我毕业于二中,同年考上巢县一中高中,三年后,考上了大学本科,这是一生的转折点。为了庆贺母校60华诞,我把在母校三年学习、生活、劳动中的记忆写下来,以表达我对母校的怀念和敬仰。

  我家住在当时巢城北大街208号,我是1959年秋季由巢县城北小学(现团结路小学)毕业考入巢县二中(现巢湖二中)的,编在初一(5)班,全班有60多人(记忆中为64人),当时班主任是杨荣宣老师(教体育),后听说调到小学当老师去了。从此,我在二中度过了三年(1959——1962年)的时光。初一语文老师是胡文采(女)、数学老师祁德晋、英语兼体育老师撒世斌、地理老师王能法、美术老师连惠民。初一时开设了英语课,英语老师经常听写单词,我都得满分。可惜初二时英语就停开了。

  1960年春上开始的连续三年困难时期,粮食特别紧张。当时国家定的学生口粮标准是36/月,在校的伙食标准是0.24/天,特别困难的同学还有助学金。当时我们在校伙食是二干一稀,早餐稀饭、中晚餐干饭,有的农村学生平时省一点到星期六带回家解决家庭粮食困难问题。

  当时农村劳力严重不足,县里把我们一、二中学生集体派下乡参加割麦、栽秧等劳动。我记得我们初一(5)班分在当时的沿河公社横坦贾场村(就在我外婆家村附近),劳动了近一个月,收割小麦、蚕豆、油菜,参加栽秧等劳动时有集体伙食。生活稍有好转后能吃饱了,每天一早起来下地干活,农活还是累人的,我记得割麦时左手小指被镰刀砍了几道口子鲜血直流,到现在手上还有疤痕。当时我只有14岁。

  1960年下半年,我上初二了。有一天,县里用卡车把我们装到苏家湾,下车后我挑着行李,随班级一起步行到青岗公社大武林。我们一个班住在一间很大的房子里,下边铺了稻草。住下来后,煮了稀饭吃,也没有小菜。第二天开始就参加劳动,主要任务是挖山芋,收黄豆等。基本上是半天劳动,半天上课。我们班主任是赵大龄老师,教我们几何。包成俊老师教(4)(5)两班语文,他每隔一天来我班上一次课,我们都很尊敬他,如果下雨,我们就全天上课,我们班的生活委员是叶明贵、王继道,年龄比我们大一些,主要负责煮饭、烧菜,我回忆中当时伙食搞得不错,全班同学都比较满意。一个多月的劳动,同学们热情很高,没有叫苦叫累的,我还记得当时写了入团申请书。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多月不知不觉过去了,劳动任务也完成了,有一天学校通知我们回校,我们高兴得不得了。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起来了,王继道等几位同学夜里三点就起来煮好了早饭(是干饭),还用头一天从栏杆集买来的草虾子炒大椒,一人分了一碗,饭还未吃,就把虾子吃完了,后来心里难受的吐了。当时每人还发了5斤熟山芋作干粮,学校说没有车接我们回去,要我们步行回去,我估计从青岗大武林到巢县城约有100里路。我们就挑着行李顺着路往巢县走。当时我用的是一杆小竹扁担,一头挑的是被子,另一头是书包加5斤山芋(山芋是用短裤头装的,把两脚扎起来,上有腰带一拉就和书包一起放在扁担一头)。几位稍大一点的同学把节约下来的粮食(大米)抬着上交,一不小心稻箩倒了,米撒了一地,几位同学就连泥、石一把捧起放进稻箩里,把稻萝摇晃了几下后交上去了,比原来还多了几斤,受到的表扬超过同年级其他几个班。我记得当时路上全是步行的学生,场面是很感人的,现在的初二学生不可能做,家长也不会让他们这样做的。我当时也只有15岁,我很吃力地赶到草鞋岭时已是傍晚了,前来接我们的一位初三学生把我担子接过去了。我空着手跟他后面跑,总是赶不上他,当时天快黑了,到了小佛岭脚下,我不知道那位同学往哪边赶,后估计他从草山埠抄近,我就沿着这条山路往前赶(这条路就在现在的709厂内),一直跑到城北染织厂门口才追上了那位同学,接过担子挑回家了。不可想象,十四、五岁的孩子挑着行李一天赶一百多里路,这是我终生忘记不了的,可以说这是我的第一次长征。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校领导还是很爱护我们的,整个初二年级的学生都跑到很远的夏阁镇接我们,当时那股热情十分感人,使我们回来的同学感到无限温暖,可以想象当时的同学是何等的纯粹,这一幕每当我回想起来,总是倍感亲切。

  我还记得第二天全体同学都不能走了,有的脚上起了血泡,有的大腿、小腿提不起来,学生很缓慢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着,咬着牙、忍着痛还要到教室里上课。当时老师的表情也和我们相同,他们都很心痛我们。事过46年后的今天,我们仍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学生上台阶的情况。我还记得,当时发的5斤熟山芋在路上未舍得吃,带回家后,我同爷爷、奶奶、妹妹共吃了几天,可见当时的生活是异常艰苦的。

  1961年的上半年,我上初二了,班主任还是赵大龄。是暑期还是56月份,我记不清了,当时我们被派到柘皋镇参加扒河劳动,住在柘皋北门一个大屋内睡地铺。领队是吴胜英老师,后来任我们班班主任一直到初中毕业。那一年,我三叔三婶在柘皋米厂工作,我常到他们那里,他们给一些菜籽饼给我吃,当时吃得很香,能解饿。现在孩子们根本是不会吃的,也咽不下去。在扒柘皋河劳动中,场面是很壮观的,巢县许多学校的人都去了。

  除了几次大型的下乡劳动之外,我们还要到学校农场劳动,当时农场在半汤孙柯刘村,范围很大,有多少亩地也不知道,现在看来是不小的岗地,主要种旱粮,山芋种的最多,其他什么农作物就不清楚了。平时,每周六下午送粪到农场。半天一个来回,四名同学抬一桶粪送到农场,有时四人商量二人抬一半路,另外二人抬到农场,下周六调换,几乎每周六都要送粪,这已形成制度。另外每学期至少集中到农场劳动一次,一次一周。我记得有一次,山芋长大了,我们班负责看管田里的山芋,当时有野猪之类的要吃山芋。我们班的同学分在山芋田周围的棚子里,每个棚子里睡三到四个同学,夜里起来巡逻。记得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我班同学荚恩水鼻子淌血,真实以为是出鼻血,后来才知道是昨夜被老鼠咬的。劳动结束后我记得农场收的山芋还分一些给每个学生带回家吃。

  还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有一个星期日,全校师生都集中起来到银屏山打野果子,当时粮食不够吃,中学生的口粮标准调低了,主食中加了杂粮、山芋干、山芋粉等,有时干山芋藤也放在米里煮。有一名同学因吃山芋藤饭把喉咙划破了出了许多血。到银屏山那天我们带了一些米,煮饭不够吃,同学想了办法,在山脚下村子里用碓窝把米舂成米粉,煮米糊吃,这样每人可以多吃一些。晚上回来,每个人都背了不少的野果子。第二天早上稀饭里放了许多野果煮给我们吃,许多同学都吃不下,有的都倒了,可我当时还是吃下去了。这件事让我难以忘怀。

  就这样在二中的日子过得也很快,大部分时间参加了劳动,上的课程也少了。到了初三,学校开始加班了,对我们的学习抓紧了一些,各科老师作了调整。我记得吴胜英老师教代数、颜世德老师教几何、杨尚志老师教化学、物理好象是章振民老师、政治是闻德让老师、谭尚功老师。由于初中阶段经历了那么多事,大部分同学的学习兴趣没有了。有的中途辍学回家了,到初三时,我班只有40人左右,多数学生不愿学习,认为学习无用了。当时我的成绩在班上算是很好的。我记得初三上学期我被评为“三好学生”,入了团,担任班委,至今那些成绩通知单我都还保存着。当时我班班长是申义华、团支部书记是花少学。申义华同学当时一句话对我影响很大,他说,你成绩好,还是要考高中的,不要跟我们玩,影响学习。我想想有道理,平时也就抓紧了时间学习。晚上回来(当时不住校)看书、做作业,一直坚持到中考。考试时,作文题我还能记得:是“一个初夏的早晨”,这个题目我觉得没有走题,我主要写了早饭前早读,我和几个同学谈到了理想、志愿的问题,还是切题的。数学考试还可以,我记得没考前颜世德老师在黑板上讲了一道几何题,用勾股定理解,考试这个类型题目考到了。政治也考得不错,记得当时主要上的政治课好象是《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理化成绩也考得不错,按成绩当时我被巢县一中高一录取了。现说明一下,当时巢县仅一中高一招四个班,180名学生。我们学校当年考高中共八个班:三(7)、三(8)班是从一中调整过来的,二中的高一两个班调整到一中。当时三(7)(8)两班考取一中的学生多些,原二中每班考取78名同学,据说只有二班没有被录取的。

  我记得当年我班考取一中的有黄书灼、贾忠林、杨明德、祝国金、孙桂芳、马方银、金家财。

  三年后黄书灼、金家财、祝国金、孙桂芳考取了大学,贾忠林77年考上了巢湖师专。马方银在小学教书。

  我班同学王继道后来任巢湖橡胶厂厂长,是巢湖市人大常委。

  我记得在二中时,校长是李英杰、秘书是孙务杰、教导主任是徐万华、章振民;总务主任姓朱……

  班主任及科任教师是:杨荣宣、赵大龄、吴胜英、谭尚功、闻德让、杨尚志、宫维国、祁德晋、颜世德、连惠民、撒世斌、王能法、胡文采、包成俊。

  回忆四十六年前在母校二中的往事,倍感亲切。忆往日看今朝,二中在以黄传胜校长为首的领导班子带领下取得了新的令人瞩目的成绩,已成为安徽省示范高中、巢湖市基础教育规模最大知名度较高的学校。建校60年来二中为国家和地方培养了大批的建设人才。作为二中学生中的一员,我为此感到无比的高兴和骄傲。

在此,我向所有二中领导、教师、校友表示良好的祝愿:祝愿母校二中创造出更加辉煌的明天,为巢湖教育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梦想与现实———我的回忆
巢湖市第二中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 皖ICP备05017521    
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分辩率1024*768浏览本站  技术支持:巢星网络

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203号